解密玛雅纪年柱

南美洲国家危地马拉出土文物中有一通玛雅先民遗留的凿刻文字的石柱。玛雅曾是美洲大陆具有几千年文明和灿烂文化的古老民族,但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后,于13世纪,这一文明,包括语言、文字、城镇、建筑、宗教、风俗、习惯,均遭到毁灭性破坏,从大地上消失净尽。今日的印第安人即是玛雅人的部分后裔。

玛雅纪年柱群

        根据已破译的古玛雅文字,得知出土的石柱记载的是玛雅的历法,后人称之为“玛雅纪年柱”。该纪年柱建成于公元八世纪,约相当中华文明的大唐盛世年间。那时,也正值玛雅文明的鼎盛时期。

       玛雅历算表明,玛雅历法为太阳历,每个月20日,一年18个月,360日;外加5个忌日,总共365日。此外,还有一个长达942万日的长周期,称为“纪”。并指认当时正值“第五纪”之中。现代天文学家将942万日的时间段,换算为今日的岁时,得出的资料是25800年。 现代天文学家对25800年这个时间长度的数值并不陌生,它是地球自转轴类似陀螺的轴摆动那样,正是旋转一周所需的时间长度。不禁要问:在玛雅人编制历法之时,地球人尚未建立太阳系的今日观、也未确认地球的天体运动观、更无从得知何谓地球自转轴的摆动,玛雅历法中的“纪”时长25800年的依据为何?其实,这一数值在那时不止一个古代文明的天文学家知晓。例如,我国东晋之后,南北朝的大科学家祖冲之就首先在编篡历法中,计入改正量‘岁差’。尽管并不知道春分点在天球上位移的‘岁差’现象乃是地球自转轴摆动引起的后果。‘岁差’的轮回周期正是25… 阅读全文

“面向公众,科学普及”是天文学家的职责和义务吗?

      视野似乎应该更宽阔一些,将议题改为 “面向公众,科学普及”是科学家的职责和义务吗?鉴于我是天文学家,还是将范围局限在天文领域,可能更‘言之有物’。      大多数公众可能都会认为,这个议题无需讨论,答案当然是正面的,肯定的。果真如此吗?不见得。谈谈我的切身感受。     1950年大学毕业后,报考并被录用为中国科学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助理员,从此走进天文殿堂,走上天文科研第一线,成为职业天文工作者。由于我在中学和大学就读时自诩为一个热心而执著的天文爱好者,在到达紫金山之前,已是当时挂靠在天文台的社会天文爱好者组织——大众天文社的会员,更由于热心天文公益活动,乐于向公众普及天文,在任职不久,就听从领导安排,参与每周日的天文台开放日的公益性的公众天文科普宣讲,并一直持续到1958年调任北京天文台之前夕。此外,在从事天文科研不久,有接受中国天文学会交办的任务,和另外一位同事,编篡… 阅读全文